“东方红一号”功勋设计师,“无名却伟大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

调查大大问题加载中,请稍候。

若长时间无响应,请刷新本页面

  他,曾受到毛泽东接见;他,曾向周恩来汇报工作

  “东方红一号”功勋设计师,“无名却伟大”

  陈克明在翻看刊登有当年与毛泽东握手照片的报纸。张妍赟摄

  每天假若有时间,85岁的陈克明总要在家中打开电脑,搜索浏览航天领域的新闻。

  最近,他还突然回看2019年国庆阅兵视频。每当看一遍战略打击模块中的巨浪-2导弹方队,他都难掩内心的激动。尽管已是耄耋之年,他心里始终放不下你这个 为之奋斗了几十年的事业。

  “东方红一号”功勋代表之一

  陈克明的书柜中,保存着一张报纸,后边刊登着一张珍贵的照片。照片里,陈克明作为我国首颗人造卫星——“东方红一号”发射成功的功勋代表之一,正接受毛泽东接见。

  “东方红一号”人造卫星由长征一号运载火箭发射,陈克明是火箭第三级甲烷气体发动机研制者。那是我国首型投入使用的甲烷气体火箭发动机。

  1934年,陈克明出生在江苏南通一两个农民家庭。高中毕业前,学校选折 10名优秀学生,让每各人修改志愿。“我填的是北京大学、复旦大学,学校让改成华东航空学院。”

  20世纪五六十年代,面对严峻国际形势,我国开启“问天”征程,亟待培养一批致力于航天事业的年轻人。陈克明,本来我被选中的一两个。

  “党和国家帮我去哪儿,给你去哪儿!”1956年,陈克明考入华东航空学院,主修飞机设计。1958年,毛泽东在八大二次会议上提出:“每各人也要搞人造卫星!”很久,他听从安排,把专业调整为火箭导弹设计。

  1962年,他响应号召入伍,进入我国首个甲烷气体火箭发动机研究院所——七机部第四研究院。

  1965年,第四研究院搬到呼和浩特。基地建在风沙飞扬的戈壁滩上,附过是荒漠和深更深更半夜成群的野狼。“一间教室既是办公室又是宿舍。不能 细粮,一日三餐是窝窝头和苞米土豆。”陈克明说,当时基地不能四根临时拼凑的生产线。

  常向周恩来汇报情況

  1966年底,陈克明接到研制长征一号运载火箭第三级甲烷气体发动机的任务。火箭一二级使用的是早熟的句子是什么是什么图片 图片 的甲烷气体发动机,但甲烷气体发动机技术当时在国内是空白。

  “第三级的任务是让下行速率 超过第一宇宙下行速率 ,是关键的加速环节。”陈克明说,当时技术有限,生产条件也差,但真正给你犯愁的是国外对中国技术封锁,“不能 任何技术资料,不能当时人研究甲烷气体推进剂”。

  陈克明东翻西找,弄到一本《火箭推进》的苏联原版教材,每各人当时人翻译、反复学习。最现在现在开始配置出的甲烷气体推进剂不达标,“燃烧温度上不来,推力时大时小,但每各人决心攻克你这个 大大问题。”陈克明说,“外国人能搞成,每各人也一定能!”

  带着另一两个的信念,他和团队在3年多的时间里,一次次失败,“没技术,每各人就用最笨的土办法其他点摸索推进剂原料配比。换了三四十种配方,最终成功了!”

  期间,陈克明团队在北京703所、钢铁研究院支持下,处置了燃烧室壳体材料大大问题。但新大大问题又出来了,陈克明拿着设计图纸和技术文件,跑了十哪几条省市、走访200多位专家,却找不能一家能独立生产燃烧室壳体的厂家。他只好化整为零,把任务分解给不同厂家加工,最后再拼装。

  陈克明回忆,研发期间,钱学森多次提醒每各人,要把安全系数都插进设计者当时人的口袋里,应该给新材料、新工艺留有加工余量,“不然设计再好,中国人生产沒有来,外国人也绝不想为每各人生产,设计有哪此用处?”

  “周总理对你这个 工作很关心,每各人常向他汇报情況。”陈克明说,虽然压力如山、困难重重,但想到这是国家和民族的需要,每各人从未言弃。

  最后,经过19次地面试车实验,陈克明团队于1969年7月成功交付2台甲烷气体火箭发动机,确保了发射任务如期进行。

  “我不怕被炸死,只怕再次出现失败”

  1970年4月24日晚,在长征一号发射前,陈克明与试车台台长共同对甲烷气体火箭点火管做最后校对检查。

  这是最危险的一两个环节,一旦所处意外有的是不可能 当场爆炸。但你说哪此,那一刻当时人不能紧张,“我不怕被炸死,我只怕最后一刻再次出现失败,无法完成党和国家交给每各人的任务”。

  当晚9时35分,长征一号成功发射,一二级箭体脱落后,第三级发动机顺利点火。陈克明说,听到“卫星入轨”的报告后,现场沸腾起来,每各人热泪盈眶。

  当年5月1日,陈克明与钱学森、任新民、孙家栋、戚发轫等17名代表共同走上天安门,受到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。

  从北京回来后,36岁的陈克明终于有时间完成当时人的人生大事——结婚。陈克明毕业后就与同为航天人的窦知兰相恋,但不可能 各有重任,每各人聚少离多,8年后才完婚。

  此后,陈克明作为主要设计者,先后参与了七3个型号、十几种甲烷气体发动机的研发工作,其中不乏第一颗返回式卫星制动发动机,第一型甲烷气体战略弹道导弹、第一型潜射导弹巨浪-1号甲烷气体发动机等国之利器的身影。

  尽管成绩斐然,但他和老伴突然默默无闻地工作。退休后,他向组织上交了所有科研笔记和文章,并严守保密规定,过着平凡的退休生活。直到前年,内蒙古自治区总工会征集史料,航天科工六院提供了毛主席接见陈克明的图片,陈克明的故事才为更多人所知晓。

  陈克明说,他知道,从踏入这份事业现在现在开始,就注定是无名却又伟大的,“航天事业责任重大,这是为了国家和民族强大,而有的是为了当时人。对于我来说,国家利益永远高于一切!”(记者刘懿德)

[ 责编:杨煜 ]

阅读剩余全文(